密封材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封材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红杉牌局手握刘强东周鸿祎王兴等好牌

发布时间:2019-09-29 21:41:23 阅读: 来源:密封材料厂家

红杉牌局:手握刘强东 周鸿祎 王兴等好牌

将时钟调回9年前,刚刚获得了投资的周鸿祎去红杉中国办公室开会。“隔壁是几个做校园网络的创业者,你去看一看怎么样。”应沈南鹏之请,周鸿祎走进了隔壁的房间。

他看到了几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带头一个,宽脑门大眼睛,一副学生打扮,对他的出现出乎意料地冷淡,“眼睛几乎就长在了天花板上”,周鸿祎回忆,他所痛恨的“海归派”的傲慢,就写在这个年轻人脸上。“这个团队不行,太牛逼哄哄的了,根本不像是来融资的。”周鸿祎告诉红杉当时的团队,“不接地气。”

那个“眼睛长在天花板上”的创业者,便是当时“校内网”的创始人王兴。关于这件事,王兴的记忆是这样的,2005年12月18日,他清楚地记得这个时间,那是正式发布“校内网”后一个星期。早晨十点,他被一个电话吵醒,让他们准备去红杉办公室“聊一下”。来不及做准备的王兴临时做了个计划书,却在出租车上弄丢了,到了办公室要了一张纸重新手写。正在他们惴惴不安之际,门开了,一个人探着脑袋看了一看,然后就走了。“事后回想起来,那就是周鸿祎。”王兴说,“可能是周鸿祎觉得我们对他没有像见到明星一样兴奋。”

这一判断或许只是个小插曲,不过确实红杉拒绝了这群“傲慢的年轻人”,而是在周鸿祎的建议下,投资了他们的竞争对手——占座网,但不久惨遭失败。

有趣的是,类似场景也曾在红杉美国办公室上演过。2006年,Facebook创始人,22岁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前来讨论他的古怪副业Wirehog。他不仅开会迟到,而且穿着睡裤,这让美国红杉的合伙人们感到很恼火。因此,红杉资本犯了历史上最大的一个失误——错过了扎克伯格。

不过,扎克伯格虽然没有从红杉资本融资成功,却因为最后赢得了加速合伙公司(Accel Partners)的投资建立起了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而这笔交易最终为后者带来了大约300倍的回报,王兴采用类似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架构的“校内网”就远没有这么幸运。

遭到红杉拒绝以后,王兴也被所有VC拒绝,校内网最终以很低价格卖给了千橡互动的陈一舟,这就是今天“人人网”的前身。王兴与沈南鹏的缘分并没有断绝,2010年10月,他创立的美团网获得了红杉中国2000万美元投资。

“在王兴当年自己没有被证明之前,表现出的高傲是很危险的。”周鸿祎说。他现在也是一位天使投资人,曾多次强调一条投资界的金律:“投资就是投人。”

投资者与创业者的关系,总是行走在微妙的平衡木上,下面的故事,就发生在他们之间。

现在,我们先请出在上文中指点江山的周鸿祎,彼时他也在等待资本的青睐。

他与沈南鹏的友谊,是从他离开雅虎中国去IDG投资时开始的。周鸿祎将3721卖给雅虎以后,短暂出任雅虎中国区总裁,后来又离开雅虎去了IDG。因为IDG投资了沈南鹏创立的携程,周与沈因此而相识。“因为都有创业的经历,我们之间更多是平辈论交。”有一次,参加完一个人民大会堂的活动以后,周鸿祎和沈南鹏都在冒雨等车,沈南鹏告诉周鸿祎,自己现在开始做投资了,并请求他“无论你做什么公司,或者投资什么公司,一定要告诉我”。周鸿祎以为那不过就是客套话而已,随后几个月中,沈南鹏几乎每隔几天就打来电话,并询问他进展,“他是一个对赚钱特别有感觉的人”。

2006年1月,红杉资本向奇虎360投资600万美元,当时每股50美分,在2006年11月第二轮投资中注资100万美元,每股66美分。迄今为止,红杉中国合伙人沈南鹏仍然在360持有9.48%的股份,为第一大机构投资人。按照奇虎今天的股价(截至发稿日,奇虎股价为90.84美元,而红杉从未减持过奇虎的股票),周鸿祎就是沈南鹏发现的第一个“点石成金”的赛手。

“投资有个简单的法则,就是投资要投人,其实团队和人靠谱,方向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在回忆起当年红杉对奇虎投资时,周鸿祎对本刊记者如此评价。

最早奇虎选择的方向是“社区聚合搜索”,这被周鸿祎形容为“搜索2.0”:用户在论坛BBS问的最多的问题是什么,把问题与答案找出来,变成一个“问答搜索”,当时外有谷歌,内有百度,沈南鹏其实不知道什么叫“搜索2.0”,他更多依赖对周鸿祎的了解。“我们对搜索2.0将信将疑,但你不得不承认,周鸿祎是一个对产品思考很深的人,就是那种自己就是产品经理的人。”沈南鹏认为在中国,“如果赛道和人一定要选一样的话,人比赛道重要,一个好的创业者应该会选到一个好的赛道,他会知道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是能够做大,即使可能第一把选错了,第二把他也会回到正确的赛道中去。”

奇虎曾多次改道,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早期它除了想过要做“搜索2.0”,还尝试过另外一个方向,模式类似后来的“大众点评”。当时周鸿祎想把所有的餐馆都连起来,做一个搜索聚合,其中也包括优惠券与打折服务,这个业务听起来像下一个“点评+团购”,就是将线下消费需求聚合到线上。但在考察了一圈之后,周鸿祎判断这个方向必然要投入大量线下力量,也需要一家家地谈商家服务,于是最终放弃,而沈南鹏与周鸿祎沟通多次以后,对这个方向却非常感兴趣,因为有过携程“鼠标+水泥”的创业经历,沈南鹏深知互联网与大众消费领域结合产生的巨大能量,周鸿祎放弃的“赛道”,变成沈南鹏的下注对象,沿着这个方向搜索,后来发现了“大众点评”。

2003年创立“大众点评”时,张涛已人近中年,在美国呆了十年,读书-工作-MBA,最终完成回国创业所需的原始积累。最开始,张涛很孤独。正如周鸿祎的判断一样,他需要花费大量精力来做线下推广,在互联网公司和餐饮公司来说,大众点评都不是同类。2005年web2.0概念风起云涌,张涛需要无数次用PPT向困惑的投资人解释什么叫“web2.0”。

沈南鹏和张涛一样都是上海人,用张涛的话说,“都是一个圈子”。2006年4月,红杉投资首轮100万美金投资,成为大众点评首轮的融资方,并且是唯一一个。这时,红杉投资已开始有了“赛道”的概念,但更多还是依赖“熟人”资源。

对于一个刚刚创立的新基金来说,依赖于“熟人”圈子投资是一条捷径。但即使投对了人,怎样帮助创业者在面临诱惑和压力时仍然行驶在正确的“赛道”上最好办法,或许是和创业者一起“出发”。

2008年奥运会,周鸿祎和沈南鹏搞到了两张跳水的门票,两个老男人坐在水立方看台上百无聊赖地看比赛。坐在看台最高处,心事重重的周鸿祎和除了工作没有任何爱好的沈南鹏看着别人“扑通、扑通”往池子里跳,没有心思欣赏比赛,却在激烈争辩360的未来。

“我想做免费杀毒。”周鸿祎对沈南鹏说。沈南鹏很惊讶,在周回忆中,他表示强烈的不解。

“现在你卖杀毒软件还是有收入的,再整一整到两个亿的收入,到两个亿的收入,就能上市了。”沈说。

“但这件事是没有未来的,可能做到两个亿也没有未来,杀毒未来就不是一个生意,反正我不来摧毁,也有别人来摧毁。”周鸿祎如是说。

这时,周鸿祎经历了360创业史上最重要的一次转型,而红杉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这一年,360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核心方向,但已开始在做收费杀毒软件。“一开始是做社区搜索,但这个概念在B轮融资已经很困难,后来还是失败了。”沈南鹏回忆。而当时周鸿祎正与金山打一场著名的“免费杀毒”战役,目标是干掉所有收费的“杀毒”工具。不过周鸿祎还没有考虑把“免费杀毒”作为360的核心方向,但红杉中国基金另一位合伙人周逵跑过来跟他说,这个方向很有意思。而周鸿祎回应他说,“这个方向没什么商业前途,我就是出口气,得罪人,也没什么商业价值。”

当时周鸿祎已经跟红杉中国的团队中大部分人都很熟悉了,他跟计越已是十几年老相识,每次去上海,周鸿祎都会找计越聊聊对TMT行业的一些看法,听他讲最近投资的项目,而周逵,他起初没太重视。

“刚开始见周逵的时候,觉得周逵貌不惊人,又总是微笑,感觉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后来发现他很厉害。”

周鸿祎说:“刚开始见周逵的时候,觉得周逵貌不惊人,又总是微笑,感觉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后来发现他很厉害。

第一次,周鸿祎没有理会周逵,第二次,周逵又一次郑重地跟周鸿祎提出,“这件事,肯定很有前途,是不是应该考虑把它单独拿出来独立运作?”这一次,周鸿祎认真想了想,并决定把所有其它方向都放弃了,专心做安全软件。

跳水看台上讨论之后,沈南鹏还是尊重了周鸿祎的意见。2008年7月,周鸿祎宣布360首推永久免费杀毒软件,此战让360杀毒软件在后来几乎垄断了市场。

如今,“免费”已经成为互联网非常普及的一个概念,甚至变成第一代互联网方法论的基石,但没有红杉在关键时刻的推动,不知老周是否有勇气迈出这一步。

“投资人最大的挑战,就是你能否成为创业者中间的一员,或者类似他们的一员。”沈南鹏总结说,“这要求你对产业要有很深的理解。到今天,我们不能说我们比周鸿祎更懂安全,比王兴更懂团购,这是瞎扯。”他将企业家比作开车的人,而自己是坐在副驾驶看地图的,“理解一个公司是帮助一个公司的根本前提,我们会提醒他们哪里会堵车,哪里有障碍物,但最终开车的还是他们自己。”

“对于一个VC、PE来讲,红杉根本上的优势在哪里,跟公共基金比,跟外面的对冲基金比优势在哪里?”沈南鹏自称,红杉期限更长,能让人更长远的看问题,能够跟企业家走在一起。“我们一直和企业家说我希望你是百年老店的缔造者,当我们今天只有五年的时候,我们怎么能够有能力跟人家说百年老店,因为你自己是五年老店,人家是百年老店,当你的基金是12年的时候,其实你跟他之间在利益上的趋同点是非常非常高的。”

在吉姆·戈茨在Facebook收购WhatsApp的交易中,可以很鲜明地看到这一点——投资人如何与企业家建立“最信任的伙伴”关系以及它怎样发挥作用。“在说服WhatsApp创始人简·库姆接受与Facebook的交易中,吉姆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他和企业之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互信,这非常不容易。到今天,红杉资本是WhatsApp唯一的投资人,他们甚至形成了一种类似‘绑定’的关系。”沈南鹏透露说,也正是戈茨最后说服了简·库姆,最终同意了该交易,而这为美国红杉带来了4000倍的回报。“我们正在学习建立跟企业家的这种互动和关系,让他们信服红杉是最好的一个伙伴。”

怎么让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建立信任?最重要的一个基础是,“你必须理解它,你得用创业者语言和他们交流。”沈南鹏说。

早期投资唯品会时,唯品会并不像现在这样广受关注,反而因为土气的页面和被称之为“清理下水道”的商业模式让大部分投资人不看好。其创始人沈亚认为,红杉真正懂“唯品会”。当时,唯品会并不像传统电商网站一样设置搜索页面,这一点也经常被投资人拿来质疑,但发掘了唯品会项目的红杉中国董事总经理刘星从一开始就没有问,他很快理解了唯品会的商业模式。“今天我还经常碰到一些投资人问我为什么唯品会不设搜索,我们都是当笑话听的。”沈亚笑言。

沈亚第一次跟红杉接触时,开出的价格红杉认为“太贵了”,遂拒绝。几个月后,刘星听说DCM接受了他们的报价。“不行,那我们得再谈谈。”

他立刻赶往广州,与沈亚敲定了第一轮融资的方案,2010年11月,红杉和DCM共同向唯品会投资2000万美元,时隔一年后,红杉向唯品会追加了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唯品会估值就达到了5亿美金,而这在大部分VC看来已经非常贵了,“第二轮我们估值更高,他们继续追,不让任何一家进来,我觉得他们当年就是说也看好这个苗子,对他来讲一定会赚钱。”沈亚告诉《中国企业家》杂志。

类似擦肩而过后再次牵手的例子还有几桩,2008到2009年本来红杉可以以极低价格进入京东商城,但他们没有进入。虽然那时他们早已开始在电商布局,却没发掘到这匹最大黑马。但红杉懂得“及时修正”,2011年红杉资本联合DST等四家基金,向京东商城注资约10亿美元,虽然这个价格比之前的机会昂贵了许多。

另有一个案例是红杉中国对500彩票网的投资。一位投资行业人士透露,在成立红杉中国前,沈南鹏曾以个人名义投资过500彩票网,但后来与IDG一起全部退出了。当时,沈以3000万的价格卖掉了自己持有的10%的股份。然而在500彩票网上市前夜,红杉又花费比当年高3倍的价格投资了500彩票网。如今500彩票网已经登陆美国资本市场,“及时追回”的红杉资本仍然大赚。

2012年3月,创立仅三年多的唯品会赴美上市,创造了电商网站最快上市纪录。一开始,沈亚并不愿意这么早上市,而红杉认为上市能够帮唯品会迅速在供应商和顾客中间建立品牌,说服了沈亚。事实证明,这是对的,虽然他们低估了“大势”。

“路演以后,我们发现市场远远不如我们所预判的受欢迎。”刘星说。红杉为此付出了巨大努力。刘星在路演当天飞去纽约,早上七点钟的航班,大概四点钟他还在电话上,跟一个潜在购买者通电话,说服他购买唯品会。唯品会IPO当天便破发,被媒体称之为“流血上市”,而红杉则为了力挺唯品会股价,联合唯品会另外一个投资方DCM共同追加了2000万美元融资。

刘星印象最深刻的,是看着唯品会上市时股价“飞流直下 ”,但同时接到了很多唯品会供应商发来的祝贺短信,简直“热泪盈眶”

刘星后来发现,虽然当时唯品会股价表现不好让他倍感失落,但作为第一家电商上市公司,在品牌效应上的作用是巨大的。“员工和供应商不知道什么叫‘流血上市’。”刘星印象最深刻的,是看着唯品会上市时股价“飞流直下”,但同时接到了很多唯品会供应商发来的祝贺短信,简直“热泪盈眶”。

让创业者信任投资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曾经接受过红杉投资的博雅互动创始人张伟,在对《中国企业家》的采访中直言不讳地表示,“在中国投资人大部分被创业者视为银行,除了钱,他们并不想从你这儿获得别的,但作为创业者,你拿那笔钱只是一个手段,真正目的是要看背后有什么资源。”

沈南鹏曾经思考过,“帮助一个企业和不帮助一个企业中间,投完与企业一起花时间和坐等收益中间,究竟会产生多大的差别?”他拿这个问题去请教过美国红杉时,对方回答,“你可能不会产生50%的差别,但你至少能产生20%到30%的差别。”

而红杉对于创业者“30%”增值体现在哪里?周逵认为,主要是帮忙找人、优化企业管理机制和如何冲刺IPO。红杉内部有一个3人猎头团队,专门帮助红杉被投企业寻找高管,尤其是CFO。类似例子比比皆是,唯品会、乐蜂网和乡村基的CFO都是红杉帮忙找来的。

“企业初创期往往特别节省,他们甚至舍不得花100万猎头费去找一个合适的高管。”沈南鹏说,而此时红杉便会提供协助。比如在唯品会,刘星参与了所有VP级别以上高管的面试,甚至一个职位会面试好几个人,同一个人面试多轮。担任唯品会董事期间,他每个月都要飞往广州参加经营会议,还不包括面试和董事会”。甚至有时候,还要帮忙空降兵融入到企业当中。

博雅互动创始人张伟对《中国企业家》透露,因为红杉资本加入,并且一开始就以上市公司要求去约束公司的经营流程,“整个公司的IPO进程提早了至少半年。”在红杉进来以后,博雅也创造了一个高增长奇迹,2010年张伟与红杉第一次接触时,估值不过才300万美元,红杉投资100万美元。2013年11月,博雅互动登陆港交所,此前公开发售部分获得超额认购831倍,冻结资金860亿港元,成为今年以来港股市场上的“新股王”,目前市值约74亿港元。但如果不是红杉坚持,博雅上市窗口起码要推后半年,“预计CFO也得要晚一年才请,但他们进来以后就立刻帮我找到了CFO,大大加速了IPO的进程。”张伟也因此从“屌丝”跻身“十亿富豪”俱乐部。

在红杉的投资项目中,最受争议的便是“麦考林”。一是因为麦考林是红杉中国基金第一个控股收购(buy-out,即买断式收购)项目。而在其它投资项目中,红杉中国大多是小股东。二是麦考林上市后不久便遭遇集体诉讼,股价大跌近六成。“麦考林的项目是因为红杉可能有点急于求成,所以拔苗助长了。”一位红杉投资企业的CFO如此评价。

而在谈到麦考林的项目时,沈南鹏也首次做出了回应,“麦考林是我们看到它有一条产品线叫目录营销,我们认为目录营销产生了很好的客户基础。那么这样一家公司是不是转型做电商会比别人来得更加成功?何况我们在美国、德国看到了这样的案例。这个转型的故事最后没有成功,但我们起码应该去尝试。”

虽然麦考林这个项目没取得预期的成功,但是,“投资人很难不去犯错”。沈南鹏感慨道,“我们跟美国红杉的团队交流,说我们投了20个项目,只有一个失误,他们会大惊失色,并认为你没有冒足够大的风险。”

刚刚搬迁完两个月的美团新办公室显得凌乱而充满活力,在办公室随处可见的液晶显示屏上,滚动播放着美团的交易额和注册用户数,以及每天不同时段成交量的变化趋势。王兴和美团的所有高管一样,没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甚至连个玻璃隔断都没有,他就坐在最靠里面的角落里,淹没在人群之中。

“足足四年,距离我们与红杉的第一次见面,到最终拿到融资。”王兴说,在美团上线十天左右,他就接到了来自红杉的电话。“我做了三个公司,红杉都有接触,这已经是和红杉的第三次见面。”这次跟美团见面的是红杉资本的另一合伙人孙谦。而在沈南鹏记忆中,这一次见到的王兴与第一次相比已脱胎换骨。

“不是所有人第二次创业一定能够成功,但是有一些人能够从这个当中学到很多东西。而他显然收获很多。”沈南鹏在采访中特意提起王兴在最近一次采访中的观点——当所有数据放在大家面前时其实大家失误率是不会那么高。“这也是投资的准则。”沈南鹏说。

坐在我们对面的王兴,在经历过两次创业失败后,傲气消失,或者说隐藏了,流露出的是冷静与自省。“前两次红杉没有投我们,确实有我们做的不好的地方。”

红杉中国也和被投企业一起在进化。“红杉基金现在已经不止是单单一个基金了,它已经是名副其实的一个平台。”华兴资本包凡认为,“从最早期项目到晚期项目,他们基本上都做。尤其是早期项目源上,他们也有很多合作伙伴。在下游整个投行这个圈子里面,也有很多跟他合作很紧密的合作伙伴。”

假如梳理红杉这两年的投资案例,你会发现,与之前单兵作战不同,红杉中国基金像串起项链上的珍珠一样,将这些“BAT”三巨头以外的公司,打造成一支彪悍而精准的奇兵。“在未来互联网甚至包括整个新经济领域发生什么事情,红杉作为一个平台,肯定会分很大的一杯羹在里头。”包凡评价道。

红杉搭建了一个“企业和企业间的合作平台”,比如每年被投企业CEO聚会,和TMT行业大会,被投资企业CEO们都会寻找未来潜在合作机会。最近乐蜂和唯品会的合作,就是沈亚和李静在CEO年会上认识的。

在投资的公司越来越多以后,红杉可以开始做更多的“排列组合”。红杉最近投资的“中通速递”等三家物流公司,就可能会跟它投资的金融类的公司合作。最近,易居宣布将联手新浪、红杉资本及云锋基金,成立一家专业从事“有抵押(房产抵押)”的金融服务公司,可从侧面反映出红杉整合资源的思路。

一个最常见的问题是,红杉中国能否投出下一个“Google”,或者下一个“Facebook”。“谷歌之所以强大,不是因为红杉投资了他们,而红杉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们能投进去谷歌。”第四次创业的王兴依然认为,“创业者才是更重要的那个。”

娘家的故事首播杨婷婷不怕刁蛮媳妇不讨好李锦

新一代人工智能什么样看过这10项技术你就知道了缝焊机

Kelly陈慧琳全新国语新歌打字机上线首次尝试复古造型诠释打工女皇周俊伟

Leezy李熙政CHILLMV首发力争做说唱最好的演员方治权